坤沙简历:金三角毒枭坤沙的一生经历

 

坤沙(Khun Sa),中文名张奇夫,原名张启福或张祈福,1933年2月17日出生于缅甸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著名毒枭,亦是缅甸军阀,前蒙泰军(MTA)总指挥,因海洛因而闻名世界。

  1989年,金三角毒品贸易达到最高峰时,坤沙控制了整个金三角地区毒品贸易的80%。1996年1月5日,坤沙向缅甸政府军投降,随后前往仰光,开始了被软禁的晚年生涯,

坤沙

坤沙

  导读:“2007年10月27日坤沙(Khun Sa)死于仰光家中,享年74岁。”消息来得有些突然,如果不是因为死亡的结局,忙碌的人们似乎很难再关注他。在金三角风云变幻,“英雄”层出的历史中,坤沙曾经辉煌,但是那些历史已经过去了太久,变成了故事和传说。

  世人的习惯,任何人谢幕之后,都应该得到一种最终的评价,何况是拥有非凡人生经历的枭雄。按照公认的“金三角毒品大王”历史排次:“鸦片将军”罗星汉(罗兴汉,Lo Hsing-han)为第一,“毒品大王”坤沙为第二,“亚洲头号大毒枭”魏学刚为第三……至于其他如刘明、谭晓林和马顺苏等随波逐流的“小毒王”,则是数不胜数、时生时灭。只要毒品还在金三角存留,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将令这些“异类英雄”不断滋生。

  如今健在、身为缅甸军政府顾问和主管少数民族的和平团结委员会主席的罗星汉,与坤沙之间有着许多令人关注的恩怨情仇,两代毒枭尽管“本是同根生”,命运却由于机遇和选择的差异造成了不同。

坤沙

坤沙

  “鸦片将军”眼中的“毒品大王”

  1973年7月,罗星汉被泰国政府逮捕,同年8月2日被引渡回缅甸。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破坏国家经济政策”罪名判处其死刑,后又改判终生监禁。1980年缅甸奈温政府宣布大赦,45岁的罗星汉得以出狱。

  由于出狱后不但金盆洗手,还积极争取了15支地方民族武装与政府和解,罗星汉被缅甸政府授予“民族和解使者”荣誉称号。

  罗星汉在缅甸仰光的家是位于市中心一座略显陈旧的四合院,2006年5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时年71岁的他亲口讲述了对坤沙的回忆。那时候,坤沙还活着,但被软禁在仰光一座缅甸国防军的军营里。

  “张奇夫(坤沙)同我在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我在果敢,他在当阳,我伯父家在腊戌,我去腊戌住在我伯父家,张奇夫来腊戌也住在我伯父家,就这样大家就认识了,成了好朋友。长大成人后,各有各的事业。”

坤沙

坤沙

  坤沙和罗星汉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两人的家庭背景相仿,经历也差不多。罗星汉家族是缅甸果敢首富,坤沙的父亲是缅甸掸邦莱莫部落的土司。论年纪,坤沙与罗星汉相近稍长,但在江湖上却是“两代人”:崛起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罗星汉是金三角第一代“创业者”,而坤沙则是鸦片王国的第二代“创业者”,崛起于20世纪70至90年代,也称“海洛因大王”。公认的情况是:金三角毒品闻名世界由罗星汉肇始,金三角曾经出现该两大毒王争霸的时代。在拥有华人血统的罗星汉口中,一直把“坤沙”叫做“张奇夫”,因为前面是泰文名,后面则是中文名。

  在许多的金三角传说和故事中,18岁就组成武装部队的坤沙与罗星汉曾经进行过长期的争斗与厮杀,这些情况从罗星汉的亲口述说中得到了一些佐证:“1971年1月12号,我们去进攻张奇夫在帕干的部队,我首先派人了解张奇夫部队的情况。我们去了两个中队100多人,政府的车把我们的部队送到南腰出去一点点,下车以后,我们一夜行军,天亮就打起来了,俘虏了张奇夫的部队40多人,缴了50多条枪,马一匹。把这个点解决后,又是一夜急行军到南腰,车子在那个地方等着。缅军退役中将在腊戌我的指挥部欢迎我们,并给我们摆了庆功宴。”

  罗星汉表示:“许多人道听途说,说什么‘金三角毒品争霸战’。一些书当中说什么东西(指鸦片)都被抢去,这是不真实的。那时张奇夫的部队和我们相比还差得远,我们的部队都是果敢子弟兵,随时训练,随时战斗,在缅甸能同我们打的,只有缅共,缅共势力大。山头也好,摆夷也好,张奇夫也好,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的部队听到枪声就不要命地往前冲,枪也打得准,对手要想活命就只有投降。”

  两人的关系时好时坏,罗星汉并不否认:“在解决土司问题时,我遇到麻烦,我第一次在勐董被缅甸政府扣押,他从腊戌跑来看我,而且还帮我向政府讲了不少好话。”

  “当我们同缅共作战紧急时,坤沙的部队还来帮运送弹药,大家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罗星汉说。

坤沙

坤沙

  “1989年4月8号,缅甸和平成功,全面和平基本实现,全国唯有张奇夫的这股武装还在与政府对着干,而且越走越远。”罗星汉与众不同地认为坤沙垮台的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个铸成大错的是成立什么‘掸邦共和国’,这是缅甸中央政府最不能容忍的事,谁能容忍你搞‘国中之国’;第二个是张奇夫上了美国人的当,美国人叫他狠狠地打缅甸政府军,美国一定会给他什么帮助。其实是在骗他,他相信美国人的鬼话,倾全力去攻打孟角,双方伤亡上千。”

  罗星汉表示:“这两件事情迫使缅甸政府开始认真对待张奇夫问题。首先是派人进去瓦解他的部队,派人员进到他的部队进行策反,这次收到了奇效。张奇夫手下一名他比较信任的大学生将领叫贡约德,在关键时候带走了6000多人的主力部队;其次是策反他的警卫部队刺杀张奇夫,由于事先有张苏泉(原国民党军官,后加入坤沙队伍)暗中安排一些人进行保护,才使得这一阴谋没有得逞。”

  由此,坤沙在金三角的霸主地位渐渐被动摇。随后,新冒出的毒枭们纷纷与其抗衡,有的甚至较他不分伯仲,形成“一山难容二虎”之势。在1995年一次“黑吃黑”的较量中,坤沙险些丢了性命。

  早在1980年缅甸国家大赦,罗星汉就希望坤沙回来,“张奇夫又叫赵文联的姑爹赵福来带了麝、人参、金等很多贵重的东西来送我,我就给赵福来说:你转告他,我认为搞革命是遥遥无期,现在就着国家大赦回来比较好,搞革命那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现在国际形势各方面的情况不同,不是搞革命的时候了,应该回来,他不听。”

  第二次罗星汉又叫李士荣去找坤沙,还带去了一封亲笔信。罗星汉说:“第三次危机到了,他打电话给我,家人告诉我说,张先生要同我通电话。我想他要讲什么呢?拿起电话等了好半天他又没讲。后来听说,当时他的一支警卫部队叛变,他忙着处理那事去了。最后在他交枪前夕,他又给我打来一次电话说他要回来了,叫我给他安排一下。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嘛,我同他几十年的交往,应该仔细给我讲,提前一点给我讲,我才有数。”

  坤沙的各种消息就这样忽隐忽现地在罗星汉的生活中传递着,直到1996年1月,坤沙领导的蒙泰军在佤邦联合军、缅甸军和泰国政府的压力下,正式向缅甸政府无条件投降,坤沙时年62岁。

掸邦“独立运动”的“先驱”

  坤沙的死讯引起了全球关注,与世界各地的“高兴”、“冷静”和“漠然”等反应有所不同的是缅甸掸邦,那里的“掸邦独立运动”一直深为世人关注。在一些支持缅甸掸邦的网站里甚至出现了“坤沙安息吧!”、“坤沙走了,无论他是汉人也好掸人也罢,是‘毒品大王’、‘毒枭’等等对他都已毫无意义。作为关心掸邦革命的同胞要永远记住他的一个功绩:坤沙曾率领一支强大的掸邦部队——蒙泰军和缅军展开过顽强的斗争,也为我们掸族训练了一大批的军事干部,这些人目前和将来还是我们掸族独立的希望”等难得一见的评论。

坤沙

  缅甸掸族与政府之间逾半个世纪的政治、军事斗争已经致使许多人家破人亡。

  2005年4月17日,一直被国际社会称作“缅甸国内毒品武装之一”、长期战斗在缅甸掸邦境内的掸邦南部军(SSA-S)公开宣布“成立掸族联邦政府,脱离缅甸联邦而独立”;随即4月19日,缅甸政府公开宣布掸邦南部军为“恐怖组织”;掸邦南部军领袖昭耀世(姚色克)(Sao Yawd Serk)在2006年重申,他将与军政府继续对抗,“战到一兵一卒”,“绝不放弃争取独立的梦想”。

  其实,“掸邦独立”的大戏早前就由坤沙唱过。1993年12月,竭力争当缅甸掸族民族独立运动领袖的坤沙,拥军两万后便将其控制的地区宣布为所谓“掸邦独立国”,并自封“总统”。但是没有任何国家承认其为合法政府,缅甸政府及毗邻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QQ:7384656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